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内向·超越 许剑龙:我希望“水墨现场”以一种
 

  许剑龙为香港著名文化企业家、艺术顾问、策展人以及收藏家,在过去多年一直致力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尤以推动水墨艺术的市场发展为人熟悉。

  2018 年,许剑龙宣布创办全球首个综合在线和线下的水墨艺术平台:“水墨现场”,并将会在2019 年 1 月在台北举行首届大型艺术展博会,发表突破艺术博览会的传统思维,并以融合学术与商业为理念,把属于华语文化圈的水墨推向国际。

  许剑龙旗下的艺术企业经营模式既广且深,包括在香港与伦敦成立 3812画廊、也曾于 2011 至2017 年担任香港典亚艺博的联席主席及总监,并在 2015 年在香港推出全球首个当代水墨艺术博览会:水墨艺博;近年又获得何超琼女士委任成为澳门美狮美高梅项目的艺术顾问,建构集团的主席典藏等大型国际艺术项目。

  库艺术= 库:您在香港创办并策划三届水墨艺博之后,返身来到台北创办“水墨现场”,这是一个单纯的场域的转换,还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和思路?

  许剑龙= 许:是一种承接。当时在香港创办“水墨艺博”时我有讲过要给出一个三年的计划。三年来打造出一个以水墨为主题的大的国际性平台,让大家关注到水墨市场在今天的发展。下一个三年,如果想继续推动水墨的不断打开并向前发展,我也一直在思考新的突破口。

  首先,在理念上我希望把水墨和其中所包涵的东方美学精神推广到国际性的交流平台。再就是我们要以新的营运方式突破旧有商业模式的局限性。这个“局限性”,就在于大家对于博览会模式的惯性认知:在一个固定的场地,集中在那几天所做的短期宣传与推广。而我认为水墨作为华语文化圈最重要的文化资源,应该可以在不同时间段,不同地点,以不同的呈现方式和不同的在地商业、学术资源联合推动。我们不仅要关注博览会中的画廊和艺术家,而且要从整个艺术产业链的角度去思考我们下一步的突破。所以才会想到要建立一个“展博会”(ART EXPO)。

  “水墨现场”(INK NOW)是一个跨地区、多功能、多面向的平台,除了实体的展览现场之外,在网上我们也有自己的综合平台,这个平台是为了集合水墨资源而发声。不仅仅只是展博会的画廊展示,而是聚焦当下水墨发展的学术热点和市场走向,并在不同的地区探讨在地水墨艺术发展的状态。因此,相较于之前在香港的工作,我认为“水墨现场”给我一个机会去继续打开。虽然首展选择台北,但我已经在联接一些不同地区的机构和资源,商讨今后一整年的推广活动。将水墨推向世界推向国际的抱负,希望可以通过“水墨现场”得以实现。

  刘国松 八月在丝绸路上 95.2cm×51cm 设色纸本 1986 高士画廊提供

  库:因此,这并非是您在香港之外创办的另一个“水墨艺博”,而是基于一种完全不同的策划与推广理念。展博会现场只是其中一部分,而“水墨现场”要做的,远远不止这些。

  许:“现场”,既可以是实体的空间场地,也可以是网络社交平台;可以是学术出版,比如像跟《库艺术》合作的专刊;也可以是我们的在线展厅。围绕着不同地区的水墨艺术和东方文化精神的学术探讨和商业推广,把“现场”的概念不断打开,这是我不断努力的方向。

  “水墨现场”的英文是“INK NOW”,“NOW”有当下的涵义,包含了时空的概念。我想强调的是水墨与西方当代艺术的差异性。我们在推动带有东方精神的水墨文化的时候,一定要抱有传承的精神,也就是珍视我们过往的深厚文化与悠久历史,才能更清晰的认识我们今天所处的位置;同时,我们今天关注水墨也是在探讨它的未来性,让水墨跟我们当下的环境发生关系,跟我们的经验相对应,这样才可以不断向前看。这已经成为“水墨现场”非常明确的价值观和理念。

  老赫 水墨思维·天石·与时间有关吗?系列之三十四 90cm×119cm 硬质纸水墨 2016 太和艺术空间提供

  库:那么可以预测本次的“水墨现场”台北展博会挑选的画廊和艺术家,一定是一种打开的概念,而不仅仅限于水墨媒介,也可能是更为宽泛地和东方文化精神发生关系的当代艺术?

  许:希望可以以一种开放和包容的角度去看待水墨,一方面可以很单纯的以“水墨”作为媒材去探讨,另一方面也会关注数码时代的艺术家如何以创新精神和全新材质拓展水墨潜在的可能性。水墨精神也完全可以抛开水墨媒材的局限,创造出具有东方文化精神认同的属于当代的艺术。

  事实上,我希望把水墨作为一种独立的源于东方的艺术语言来讨论,而不是一定要把“当代”套在“水墨”之上,因此不会完全聚焦于所谓“当代水墨”,这更应该交给领域内的专家和美术馆去研究。我个人认为,水墨在未来是可以独当一面并跟西方当代艺术平等对话的。

  库:注意到本次“水墨现场”特别策划“大师馆”,有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丁雄泉、余承尧、吕寿琨等来自两岸三地的水墨大师作品参与。为什么要策划这一项目?

  许:首届“水墨现场”台北展博会策划一些特展,也是为了表达我之前所说的理念,“大师馆”是其中之一。在“水墨现场”,观看全新创造的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二十世纪的一些前辈艺术家们一路走来革新水墨的尝试以及“水墨现代化”的成果。也希望可以通过一系列特展和与众多机构的合作,今后将一些重要的学术成果予以出版和推广。

  库:本次“水墨现场”也将举办“回向传统精神深处的现代性”专题学术研讨,这也是两岸三地专家一次难得的晤谈机会。您对于本次学术研讨做何期待?

  许:我认为之前跟《库艺术》合作的一系列学术研讨是很有意义的,例如2017 年在清华大学举办的“SHUI-MO:亚洲视野下的水墨现代性转化”系列学术研讨会。事实上,无论是香港、台北、北京或上海,在近一百年的社会历史发展中都具有很强的独特性和差异性,也都是中华文明的延续和发展。因此我觉得届时现场的讨论会很有意思,可以在一个新的平台上,抱着开放的态度,邀请两岸三地和亚洲其他国家的专家学者们一起来发表对于水墨发展的看法和经验。希望可以提升大家研究水墨,探讨水墨的开放性的精神。这一点非常重要,不可能只是关注自己在地的文化,同时也要放眼世界,这样可以更加客观,同时也可以把水墨放到国际艺术交流的平台上作为研究对象。东、西方之间对于艺术史研究的方法论是有差别的,在这样的平台上可以有一个相互交流、碰撞的机会。

  许雨仁 粗笔系列之十九 70cm×240cm 水墨、纸 2007 采泥艺术提供

  库:本次“水墨现场”正好与“台北当代”同期举办,两个高水平的艺术博览会同聚台北,您认为会发生怎样的效应?

  许:2019 年1 月份,台北会成为国际艺术界关注的城市。我来自香港,“台北当代”的策划人来自西方,也是从香港做起来的。大家把一种国际的视野和工作方法引入到台北,会让当地的市场有所反思和吸收,同时也可以让在地的艺术家和画廊为更多人所认知。我近几个月在台北工作期间,的确有很多在地艺术界人士表示很期待2019 年1月的到来,也感觉很有必要透过类似国际性的展览活动为当地的艺术格局带来新的气象。

  樊洲 水墨氤氳 62cm×42cm 纸本水墨 2011 腾化艺术画廊提供

  许:我刚才说过,我希望“水墨现场”以一种跨地区、跨平台、多功能的方式去进行。因此每一个地区,每一个重点的城市,我都会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去推动“水墨现场”的相关活动。现在已经有了明年一整年度在不同城市与不同合作伙伴的“水墨现场”相关活动计划,我们现在确定明年会跟一家著名的艺术机构在中国内地合作举办“水墨现场”,相关信息会在明年1 月份公布。现在让我们先把注意的焦点放到2019 年1 月将于台北开幕的“水墨现场”台北展博会吧。

  朱德群 雪夜 70cm×60cm 彩墨纸本、亚克力 1996 羲之堂提供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